改昵称什么的最快了

【双道长向】 一句话

主甜小虐

无文笔流水账向

私设为小星星回来啦,二人相处了一段时间,阿箐先放放(对不起阿箐  >人<   但是秀恩爱现场电灯泡很惨的)

————————手打的分隔符———————————————

”子琛。”晓星尘歪着头看向他,白布下仿佛还有一双灵动熠熠的双眼。

宋岚握住他的手,无声无息,却用二人心知的方式回应着道友。

星尘的脸上荡开一缕笑意。他摊开双手,就像旧时,他们携手同游,每遇到乘船时,总一定要子琛拉他一把,满心期待,像个孩子。

“对我说点什么吧,”星尘把手送向前去,“随便什么都可以。”

这要求来的没头没脑,宋岚不解,却还是顺着好友的意,在那苍白的掌心中写下一句。

“我在。”

“不够,子琛太吝啬了,不够,你再多说些,多说点,我等着呢。”尾调隐隐上扬,像极了女儿家的娇嗔。

今天的星尘有些奇怪,突然的要求,让宋岚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与星尘重逢,吾生之幸,盼……”
写至此处,宋岚顿了顿,盼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都不敢落笔,曾经的志向吗,若再度提及,可会又牵起旧事,让星尘伤心。旁的,更是什么也不敢写。

这边还在思忖着。

“盼什么?”星尘追问道,声音却是不稳。

宋岚闻声抬起头,之间那条白绢又隐隐有了血色,心中又惊又急,情急之下,握住了星尘的手,另一只手抚上好友的脸颊,微微颤抖着,口中却不能言,不知怎么是好。

怎的又想起旧事了。

“子琛。”

晓星尘终于出了声,声音却是沙哑的。他将手覆在宋岚僵硬粗粝的手上。

“我要是说,我盼的是你,怎么办?”

对目不能视的人来说,一片死寂实在是太难熬了。

“义城中,我一直在等你。”

“但我害了你,害了白云观,我拿什么盼?”

“到现在,我……我还盼着……”

身子虚弱的人那禁得住这般情绪大动,就要向一边跌去,却被一双手圈住,扶稳后带他坐在软榻上。

“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好吗,别……”

话语却被一个拥抱拦下了,那个人体温略低,头抵在他肩上,把他抱得牢牢的,却不紧。

宋岚伸手在晓星尘背后,一笔一划,极其认真地写下一个字。

“好。”

过了会又添了几字,“别”,“眼睛”,“血”。

此时的晓星尘刚刚回过神来,回抱住了宋岚,却还是神色戚戚。

二人就这样抱了一会,宋岚写了句,“好些了吗?”

“嗯。”晓星尘的声音也不那么沙哑了,他松开手来,看向宋岚。

宋岚伸手取下星尘眼间的白布,从包裹中寻了一条干净的,为他重新带上,然后转身去洗那条染了血的布。

晓星尘听着他稳健却轻的脚步声,知道那个洁癖又去忙活了,他静静地等了一会,听到水声没了,那脚步声又往自己这边来,便稳了稳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说道:“子琛,你还欠我一句话呢?”

没有回应,他又添了一句,“你想好了吗?”

这时,宋岚已经坐回软榻边,他拉起星尘的手,写道:

“世路难,当与星尘同行,一生。”

最后这两个字,他写得极重,极深,仿佛这是一个刻入魂魄的郑重誓言。

仿佛二人还是当年的青涩少年,一同定了个鸿志,携手同行,一黑一白,一寡言,一温和,都是温柔的人啊,早就把彼此刻在了心里,却谁也没有说。

苦尽甘来,这种甜该是什么滋味?

宋岚想着,直起身来,扶着星尘的肩,在心上人唇上落下一吻,刚要后退,却让晓星尘追了上来,那人的发丝就这样落在自己颈间。

要是有五感的话,一定痒痒的。

这样想着,宋岚笑了起来,星尘的舌趁虚而入,却进入了爱人空荡荡的口中。星尘又是一阵心疼,摸上爱人的脸颊,一路扶向那颈间的尸纹。

“对不起,子琛。”

宋岚虚按上星尘的嘴,在他手掌上写道,“你我之间不必。”

晓星尘心中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手掌叫道侣那支手指划来划去痒得很,笑着嗔道:“痒。”尾调又带了几分心思。

笑了一会,复又抱了回去,手扣在宋岚颈后,拉他下来。

两人额头相抵,就这样无声无息,好似永恒。

——————————————————————————————
——————————————————————————————
我自己的小絮叨:

一个小梗没想到写了这么多

双道长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啊,温柔,为对方考虑到了极致,彼此熟悉到了极致,两人虽然于世情不甚通达,但我爱的就是他们那份赤诚心性,细水长流,当是世上最理想的爱情。

评论(9)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