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昵称什么的最快了

【双道长向】听说你还没有男朋友 (一)

听说你还没有男朋友 (一)

现代设定
甜向only(不,叔叔我们不吃刀子)
白领岚×作家星
画风崩坏ooc
第一次开这种一二三四五的大坑
可能会坑   
                 //其实大家当段子看也不错啊嘻嘻(被打
更新不定全看脑洞可有
大纲没有全靠临时发挥

————————手打的分割线————————

晓星尘是个作家,小有名气的冷门作家,只因他写的书不是鸡汤,不教赚钱,也不写未成年人爱看的青春小说,不不,他也不写成人小说。总之,一个不太红的作家,写写随笔散文,自娱自乐,也能出版赚点稿费。
他有一个妹妹阿箐,是从前父母领养的孤儿,自打他离开父母独立打拼,这小妮子大学一毕业也撵了过来,美其名曰:“我要替爸妈管着你。”其实,他知道他这个妹妹,心里头有自己的想法。
“星尘,交稿日是这个月末,别忘啦*。٩(ˊωˋ*)و✧。”负责星尘的编辑是一个萌妹,最喜欢用表情。
“好的,知道了,兰妹砸,稿子就差个尾巴了,绝对没问题!”
回复完编辑兰兰,晓星尘坐在咖啡厅里,他最近没什么灵感,没跟编辑妹子说,说了兰兰也帮不上什么忙,打扰人家干嘛呢,他有些焦躁地环顾着四周,除了他没有别的顾客,咖啡店安静极了。没有素材,没法写文章,晓星尘无聊地用手指尖一下一下地叩着桌面,一度让服务生以为他有什么要点的,站到他跟前,问了一句:“先生?”
“啊?啊不好意思,我不是要点东西,抱歉。”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看了一眼自己空空的咖啡杯,有些尴尬。

叮铃。
挂在店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欢迎光……”服务生应激性的招牌欢迎还没有说完,就听那人说了一句,“两杯拿铁,一块红丝绒。”
那人风风火火闯进来,点了东西,手里的电话还通着。

“我到了,老地方。”
“……”
“……”
“见了面再说吧。”
“……”
“宋岚,你个混蛋!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突然放大的刺耳女声,就这样回荡在整个安静的咖啡厅,接着,就是一串“嘟嘟嘟嘟”的挂断提示音。
咖啡厅里的另外一个顾客晓星尘,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一张编辑兰兰经常用的表情包。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jpg

他朝那个人看去,叫宋岚的那个人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大概是附近的白领吧,给晓星尘留下最最深刻的印象居然是:
“哈哈哈哈哈,那时候,你的脸可黑了,哈哈哈哈哈。”
“你把挂机按成免提,大庭广众听到那些脸色会好?”
当然,这是后话了。

宋岚黑着一张脸,对着瞅着他发愣的晓星尘说:“抱歉。”
这时,服务生刚刚好端上宋岚点的东西,宋岚叹了口气,对服务生说;“帮我把一杯拿铁打包,还有一杯和蛋糕,给那位先生送去吧,我买单。”
宋岚走到晓星尘面前,解释道:“我约的人来不了了,算刚才打扰你的补偿吧。”说着看了看晓星尘见底的咖啡杯,“你介意吗?”
“不不不,不介意,其实你可以打包啊。”
“不方便,一会要见客户。”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晓星尘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宋岚看到他的举动愣了一下,“谢谢。”
“没事,我该谢谢你。”
宋岚也不跟他继续客气,踩着一双皮鞋结了账,领着那杯打包的拿铁走了。
叮铃。
门又关上了,风铃继续叮铃铃地响着。
“这人……怎么说呢?还挺好的。”

“这人还挺好的。”兄妹连心,阿箐吃着晓星尘打包回来的红丝绒,十分高兴。
“也算是欠了个小人情,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

是夜,喝了两大杯咖啡的晓星尘躺着床上,彻夜难眠,内心狂吼:什么人情,我想睡觉!!!

————————手打的分割线————————

我怕是只会吐槽和逗比画风了

tbc.

【双道长向】 一句话小剧场

前排预警
重度ooc
画风崩坏无脑甜
结尾微真箐
_________★_________复制的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

广告小剧场
“子琛,对我说点什么吧”,星尘把手送向前去,“随便什么都可以。”

宋·表面上傲雪凌霜·岚内心风起云涌,星尘好可爱啊打callcall!!
但是他没法回应可爱的小星星怎么办呀?宋·十分难过·岚内心开始画圈圈,并拿拂雪捅某辣鸡鞭尸泄愤。

这个时候社会我箐姐登场啦啦啦啦啦!//阿箐:MD秀恩爱想不到姐姐,现在知道姐姐多牛哔—了。

箐箐(草原)牌手写板,想说什么,就写什么,说不出口的情话找阿箐/~(ღゝ◡╹)ノ♡

晓星星:阿箐阿箐,子琛欺负我不理我,嘤嘤嘤。

阿箐:好好说话,不然老娘一拳一个嘤嘤怪。

晓·明月清风·星尘正常起来,他走向一扇窗户,手向下一挥,正摸到自己的旧剑霜华,剑灵有识,低鸣了两声,剑身溢出月白色的光辉,却又卸下了劲,重新变成一把普通的利器。

星尘一急,竟作势跃出窗户,客房在二层,离地却也不低,宋岚以为他又生了死志,忙冲上前去,一把抱住晓星尘。

“星尘,我心悦你。”

分明是宋岚的声音。

晓星尘一愣,却觉得圈住自己的双臂也是一僵。

阿箐一脸“快夸我快夸我”地冲宋岚使眼色,却看到某人一脸黑线。

“阿箐?”晓星尘猜到了是阿箐在捣乱,“又胡闹了。”耳尖却是红了。

阿箐拼命朝宋岚使眼色,内心狂吼:上啊木头,就差一个二段跳拍在宋岚脑瓜上,从心(怂)岚终于大起胆子,拉着晓星尘朝阿箐走去,在她的手写板上写下几个字,“虽非吾言,却道吾心。”

按下播放键时,听到自己从前的声音念出这句话,岚岚感到了深深的羞耻感。

星尘突然摇身一变迷妹脸:“子琛真的吗真的吗,啊啊啊我也好喜欢子琛。”说着一把抱住了宋岚。

这时候两个人好像都变成了Q版,一个在死劲抱着摇着“好喜欢好喜欢”,一个任他抱啊摇啊的,就差当场飞升了⁽⁽ଘ(ˊᵕˋ)ଓ⁾⁾。
“这不就结了吗!”社会箐十分豪迈,“老宋,回来找你收钱,你们慢聊,我先溜了。”

豪迈之气把两个Q版吓回了明月清风,傲雪凌霜。

岚岚见识到了手写板的好处,就开始奋笔疾书。

“星尘,刚刚为何要跳楼啊?”

天然呆星尘:”啊??我没想跳楼啊??我想试试御剑啊!”

“等我灵力全数恢复了,就与你一同去夜猎。”星尘低头把弄着子琛的剑穗,“我必定要和你站在一起的。说好的,你我一同,除魔歼邪。”月光下,那人一袭白衣,面含笑意,明月清风,本当如是。

“宋某定当奉陪,矢志不渝。”一语双关,如此寡言温柔,傲的是谁家的雪,凌的又是何人的霜。

双手交握,霜华依旧,拂雪未落。

“看见没看见没!!箐箐牌手写板!!不要998!!只要997!!现在购买还赠送宋岚晓星尘语音哦,男神伴你入睡不是梦,详情咨询义城一姐,高门槛义庄欢迎您!。”

“咔。好了,收工。”

“子真,这广告给我投遍各大家族,什么云深不知处,莲花坞通通贴上海报。”

“就按阿箐的,小的听候差遣,为您效劳。”欧阳子真摸着不甚丰满的钱包,脸上依旧保持着僵硬的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复制的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

逼逼叨
勉强算昨天那篇一句话的番外??
又爆字数,段子硬生生拉成这么长!!
whatever,梗昨天码字的时候就有了,今天刚考完试就写了出来
有点模仿魔道微播报的风格,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滚去复习另一门物理ᖗ( ᐛ )ᖘ

割了腿肉居然浑身舒爽

滚去复习了

( ৺ ◡৺ )

【双道长向】 一句话

主甜小虐

无文笔流水账向

私设为小星星回来啦,二人相处了一段时间,阿箐先放放(对不起阿箐  >人<   但是秀恩爱现场电灯泡很惨的)

————————手打的分隔符———————————————

”子琛。”晓星尘歪着头看向他,白布下仿佛还有一双灵动熠熠的双眼。

宋岚握住他的手,无声无息,却用二人心知的方式回应着道友。

星尘的脸上荡开一缕笑意。他摊开双手,就像旧时,他们携手同游,每遇到乘船时,总一定要子琛拉他一把,满心期待,像个孩子。

“对我说点什么吧,”星尘把手送向前去,“随便什么都可以。”

这要求来的没头没脑,宋岚不解,却还是顺着好友的意,在那苍白的掌心中写下一句。

“我在。”

“不够,子琛太吝啬了,不够,你再多说些,多说点,我等着呢。”尾调隐隐上扬,像极了女儿家的娇嗔。

今天的星尘有些奇怪,突然的要求,让宋岚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与星尘重逢,吾生之幸,盼……”
写至此处,宋岚顿了顿,盼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都不敢落笔,曾经的志向吗,若再度提及,可会又牵起旧事,让星尘伤心。旁的,更是什么也不敢写。

这边还在思忖着。

“盼什么?”星尘追问道,声音却是不稳。

宋岚闻声抬起头,之间那条白绢又隐隐有了血色,心中又惊又急,情急之下,握住了星尘的手,另一只手抚上好友的脸颊,微微颤抖着,口中却不能言,不知怎么是好。

怎的又想起旧事了。

“子琛。”

晓星尘终于出了声,声音却是沙哑的。他将手覆在宋岚僵硬粗粝的手上。

“我要是说,我盼的是你,怎么办?”

对目不能视的人来说,一片死寂实在是太难熬了。

“义城中,我一直在等你。”

“但我害了你,害了白云观,我拿什么盼?”

“到现在,我……我还盼着……”

身子虚弱的人那禁得住这般情绪大动,就要向一边跌去,却被一双手圈住,扶稳后带他坐在软榻上。

“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好吗,别……”

话语却被一个拥抱拦下了,那个人体温略低,头抵在他肩上,把他抱得牢牢的,却不紧。

宋岚伸手在晓星尘背后,一笔一划,极其认真地写下一个字。

“好。”

过了会又添了几字,“别”,“眼睛”,“血”。

此时的晓星尘刚刚回过神来,回抱住了宋岚,却还是神色戚戚。

二人就这样抱了一会,宋岚写了句,“好些了吗?”

“嗯。”晓星尘的声音也不那么沙哑了,他松开手来,看向宋岚。

宋岚伸手取下星尘眼间的白布,从包裹中寻了一条干净的,为他重新带上,然后转身去洗那条染了血的布。

晓星尘听着他稳健却轻的脚步声,知道那个洁癖又去忙活了,他静静地等了一会,听到水声没了,那脚步声又往自己这边来,便稳了稳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说道:“子琛,你还欠我一句话呢?”

没有回应,他又添了一句,“你想好了吗?”

这时,宋岚已经坐回软榻边,他拉起星尘的手,写道:

“世路难,当与星尘同行,一生。”

最后这两个字,他写得极重,极深,仿佛这是一个刻入魂魄的郑重誓言。

仿佛二人还是当年的青涩少年,一同定了个鸿志,携手同行,一黑一白,一寡言,一温和,都是温柔的人啊,早就把彼此刻在了心里,却谁也没有说。

苦尽甘来,这种甜该是什么滋味?

宋岚想着,直起身来,扶着星尘的肩,在心上人唇上落下一吻,刚要后退,却让晓星尘追了上来,那人的发丝就这样落在自己颈间。

要是有五感的话,一定痒痒的。

这样想着,宋岚笑了起来,星尘的舌趁虚而入,却进入了爱人空荡荡的口中。星尘又是一阵心疼,摸上爱人的脸颊,一路扶向那颈间的尸纹。

“对不起,子琛。”

宋岚虚按上星尘的嘴,在他手掌上写道,“你我之间不必。”

晓星尘心中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手掌叫道侣那支手指划来划去痒得很,笑着嗔道:“痒。”尾调又带了几分心思。

笑了一会,复又抱了回去,手扣在宋岚颈后,拉他下来。

两人额头相抵,就这样无声无息,好似永恒。

——————————————————————————————
——————————————————————————————
我自己的小絮叨:

一个小梗没想到写了这么多

双道长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啊,温柔,为对方考虑到了极致,彼此熟悉到了极致,两人虽然于世情不甚通达,但我爱的就是他们那份赤诚心性,细水长流,当是世上最理想的爱情。

余音


听了表妹的两首人物歌
一首覆水    一首恩赐
很感慨啊
卑微的爱啊
但谁说飞蛾不是伟大的爱呢
/写得酸了点  但就是想写  萌了很多cp  也是第一次写点什么
——————————————————————————————

惜音啊
你认定的良人是阿昭
但阿昭心里却另有他人
你的悲剧在于她不爱你
她从没有把你当做可以相爱的人
就像你绝不嫁人一般
她坚决地把你当做最好的表妹
你在她心中的地位无人能比
可这又如何呢
所求非所得
才是你最大的痛苦啊
幼时的玩笑说了
信了
认真了
就注定了
她会负了你
就算你为她赴死
你掏心掏肺地对他
死心塌地地爱她
为她自毁前程
甘心为妾婢
也抵不过一个天降的
毫不般配的名义夫君
她认定了那人该是她的良配
就算不配
也要安于做一对夫妻
她对他的爱很深么
天降哪里有什么深情厚意
幼时一面又哪敌青梅竹马
到底是她不给你机会
她也从未有过动心的念头
你走的好啊
走了
在她心上留一道疤
让她永远愧疚
永远念着你的好
什么叶柳氏
不过是无用名号
叶家女儿何时在乎过这些
那碑不过是她为抚平愧疚做的弥补
惜音啊
爱如覆水
难收便不收
女儿英雄当如你
带着执念而来
了却残念便去
即使不得所爱
身陷险境
却仍为她
为那个不念你的她
为那个不容你的天下
献上一支舞
去做一把刀
惜音啊
再等等
下辈子
她答应你了
她说
            “我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