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昵称什么的最快了

【双道长向】听说你还没有男朋友 (一)

听说你还没有男朋友 (一)

现代设定
甜向only(不,叔叔我们不吃刀子)
白领岚×作家星
画风崩坏ooc
第一次开这种一二三四五的大坑
可能会坑   
                 //其实大家当段子看也不错啊嘻嘻(被打
更新不定全看脑洞可有
大纲没有全靠临时发挥

————————手打的分割线————————

晓星尘是个作家,小有名气的冷门作家,只因他写的书不是鸡汤,不教赚钱,也不写未成年人爱看的青春小说,不不,他也不写成人小说。总之,一个不太红的作家,写写随笔散文,自娱自乐,也能出版赚点稿费。
他有一个妹妹阿箐,是从前父母领养的孤儿,自打他离开父母独立打拼,这小妮子大学一毕业也撵了过来,美其名曰:“我要替爸妈管着你。”其实,他知道他这个妹妹,心里头有自己的想法。
“星尘,交稿日是这个月末,别忘啦*。٩(ˊωˋ*)و✧。”负责星尘的编辑是一个萌妹,最喜欢用表情。
“好的,知道了,兰妹砸,稿子就差个尾巴了,绝对没问题!”
回复完编辑兰兰,晓星尘坐在咖啡厅里,他最近没什么灵感,没跟编辑妹子说,说了兰兰也帮不上什么忙,打扰人家干嘛呢,他有些焦躁地环顾着四周,除了他没有别的顾客,咖啡店安静极了。没有素材,没法写文章,晓星尘无聊地用手指尖一下一下地叩着桌面,一度让服务生以为他有什么要点的,站到他跟前,问了一句:“先生?”
“啊?啊不好意思,我不是要点东西,抱歉。”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却看了一眼自己空空的咖啡杯,有些尴尬。

叮铃。
挂在店门口的铃铛响了起来,“欢迎光……”服务生应激性的招牌欢迎还没有说完,就听那人说了一句,“两杯拿铁,一块红丝绒。”
那人风风火火闯进来,点了东西,手里的电话还通着。

“我到了,老地方。”
“……”
“……”
“见了面再说吧。”
“……”
“宋岚,你个混蛋!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了!”

突然放大的刺耳女声,就这样回荡在整个安静的咖啡厅,接着,就是一串“嘟嘟嘟嘟”的挂断提示音。
咖啡厅里的另外一个顾客晓星尘,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一张编辑兰兰经常用的表情包。
真让人摸不着头脑.jpg

他朝那个人看去,叫宋岚的那个人一身干练的黑色西装,大概是附近的白领吧,给晓星尘留下最最深刻的印象居然是:
“哈哈哈哈哈,那时候,你的脸可黑了,哈哈哈哈哈。”
“你把挂机按成免提,大庭广众听到那些脸色会好?”
当然,这是后话了。

宋岚黑着一张脸,对着瞅着他发愣的晓星尘说:“抱歉。”
这时,服务生刚刚好端上宋岚点的东西,宋岚叹了口气,对服务生说;“帮我把一杯拿铁打包,还有一杯和蛋糕,给那位先生送去吧,我买单。”
宋岚走到晓星尘面前,解释道:“我约的人来不了了,算刚才打扰你的补偿吧。”说着看了看晓星尘见底的咖啡杯,“你介意吗?”
“不不不,不介意,其实你可以打包啊。”
“不方便,一会要见客户。”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晓星尘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宋岚看到他的举动愣了一下,“谢谢。”
“没事,我该谢谢你。”
宋岚也不跟他继续客气,踩着一双皮鞋结了账,领着那杯打包的拿铁走了。
叮铃。
门又关上了,风铃继续叮铃铃地响着。
“这人……怎么说呢?还挺好的。”

“这人还挺好的。”兄妹连心,阿箐吃着晓星尘打包回来的红丝绒,十分高兴。
“也算是欠了个小人情,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遇到。”

是夜,喝了两大杯咖啡的晓星尘躺着床上,彻夜难眠,内心狂吼:什么人情,我想睡觉!!!

————————手打的分割线————————

我怕是只会吐槽和逗比画风了

tbc.

【双道长向】 一句话小剧场

前排预警
重度ooc
画风崩坏无脑甜
结尾微真箐
_________★_________复制的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

广告小剧场
“子琛,对我说点什么吧”,星尘把手送向前去,“随便什么都可以。”

宋·表面上傲雪凌霜·岚内心风起云涌,星尘好可爱啊打callcall!!
但是他没法回应可爱的小星星怎么办呀?宋·十分难过·岚内心开始画圈圈,并拿拂雪捅某辣鸡鞭尸泄愤。

这个时候社会我箐姐登场啦啦啦啦啦!//阿箐:MD秀恩爱想不到姐姐,现在知道姐姐多牛哔—了。

箐箐(草原)牌手写板,想说什么,就写什么,说不出口的情话找阿箐/~(ღゝ◡╹)ノ♡

晓星星:阿箐阿箐,子琛欺负我不理我,嘤嘤嘤。

阿箐:好好说话,不然老娘一拳一个嘤嘤怪。

晓·明月清风·星尘正常起来,他走向一扇窗户,手向下一挥,正摸到自己的旧剑霜华,剑灵有识,低鸣了两声,剑身溢出月白色的光辉,却又卸下了劲,重新变成一把普通的利器。

星尘一急,竟作势跃出窗户,客房在二层,离地却也不低,宋岚以为他又生了死志,忙冲上前去,一把抱住晓星尘。

“星尘,我心悦你。”

分明是宋岚的声音。

晓星尘一愣,却觉得圈住自己的双臂也是一僵。

阿箐一脸“快夸我快夸我”地冲宋岚使眼色,却看到某人一脸黑线。

“阿箐?”晓星尘猜到了是阿箐在捣乱,“又胡闹了。”耳尖却是红了。

阿箐拼命朝宋岚使眼色,内心狂吼:上啊木头,就差一个二段跳拍在宋岚脑瓜上,从心(怂)岚终于大起胆子,拉着晓星尘朝阿箐走去,在她的手写板上写下几个字,“虽非吾言,却道吾心。”

按下播放键时,听到自己从前的声音念出这句话,岚岚感到了深深的羞耻感。

星尘突然摇身一变迷妹脸:“子琛真的吗真的吗,啊啊啊我也好喜欢子琛。”说着一把抱住了宋岚。

这时候两个人好像都变成了Q版,一个在死劲抱着摇着“好喜欢好喜欢”,一个任他抱啊摇啊的,就差当场飞升了⁽⁽ଘ(ˊᵕˋ)ଓ⁾⁾。
“这不就结了吗!”社会箐十分豪迈,“老宋,回来找你收钱,你们慢聊,我先溜了。”

豪迈之气把两个Q版吓回了明月清风,傲雪凌霜。

岚岚见识到了手写板的好处,就开始奋笔疾书。

“星尘,刚刚为何要跳楼啊?”

天然呆星尘:”啊??我没想跳楼啊??我想试试御剑啊!”

“等我灵力全数恢复了,就与你一同去夜猎。”星尘低头把弄着子琛的剑穗,“我必定要和你站在一起的。说好的,你我一同,除魔歼邪。”月光下,那人一袭白衣,面含笑意,明月清风,本当如是。

“宋某定当奉陪,矢志不渝。”一语双关,如此寡言温柔,傲的是谁家的雪,凌的又是何人的霜。

双手交握,霜华依旧,拂雪未落。

“看见没看见没!!箐箐牌手写板!!不要998!!只要997!!现在购买还赠送宋岚晓星尘语音哦,男神伴你入睡不是梦,详情咨询义城一姐,高门槛义庄欢迎您!。”

“咔。好了,收工。”

“子真,这广告给我投遍各大家族,什么云深不知处,莲花坞通通贴上海报。”

“就按阿箐的,小的听候差遣,为您效劳。”欧阳子真摸着不甚丰满的钱包,脸上依旧保持着僵硬的微笑:)。

_________★_________复制的分割线_________★_________

逼逼叨
勉强算昨天那篇一句话的番外??
又爆字数,段子硬生生拉成这么长!!
whatever,梗昨天码字的时候就有了,今天刚考完试就写了出来
有点模仿魔道微播报的风格,大家看个开心就好
滚去复习另一门物理ᖗ( ᐛ )ᖘ

【双道长向】 一句话

主甜小虐

无文笔流水账向

私设为小星星回来啦,二人相处了一段时间,阿箐先放放(对不起阿箐  >人<   但是秀恩爱现场电灯泡很惨的)

————————手打的分隔符———————————————

”子琛。”晓星尘歪着头看向他,白布下仿佛还有一双灵动熠熠的双眼。

宋岚握住他的手,无声无息,却用二人心知的方式回应着道友。

星尘的脸上荡开一缕笑意。他摊开双手,就像旧时,他们携手同游,每遇到乘船时,总一定要子琛拉他一把,满心期待,像个孩子。

“对我说点什么吧,”星尘把手送向前去,“随便什么都可以。”

这要求来的没头没脑,宋岚不解,却还是顺着好友的意,在那苍白的掌心中写下一句。

“我在。”

“不够,子琛太吝啬了,不够,你再多说些,多说点,我等着呢。”尾调隐隐上扬,像极了女儿家的娇嗔。

今天的星尘有些奇怪,突然的要求,让宋岚不知道该写些什么。

“与星尘重逢,吾生之幸,盼……”
写至此处,宋岚顿了顿,盼什么,能说的,不能说的,都不敢落笔,曾经的志向吗,若再度提及,可会又牵起旧事,让星尘伤心。旁的,更是什么也不敢写。

这边还在思忖着。

“盼什么?”星尘追问道,声音却是不稳。

宋岚闻声抬起头,之间那条白绢又隐隐有了血色,心中又惊又急,情急之下,握住了星尘的手,另一只手抚上好友的脸颊,微微颤抖着,口中却不能言,不知怎么是好。

怎的又想起旧事了。

“子琛。”

晓星尘终于出了声,声音却是沙哑的。他将手覆在宋岚僵硬粗粝的手上。

“我要是说,我盼的是你,怎么办?”

对目不能视的人来说,一片死寂实在是太难熬了。

“义城中,我一直在等你。”

“但我害了你,害了白云观,我拿什么盼?”

“到现在,我……我还盼着……”

身子虚弱的人那禁得住这般情绪大动,就要向一边跌去,却被一双手圈住,扶稳后带他坐在软榻上。

“让我一直留在你身边好吗,别……”

话语却被一个拥抱拦下了,那个人体温略低,头抵在他肩上,把他抱得牢牢的,却不紧。

宋岚伸手在晓星尘背后,一笔一划,极其认真地写下一个字。

“好。”

过了会又添了几字,“别”,“眼睛”,“血”。

此时的晓星尘刚刚回过神来,回抱住了宋岚,却还是神色戚戚。

二人就这样抱了一会,宋岚写了句,“好些了吗?”

“嗯。”晓星尘的声音也不那么沙哑了,他松开手来,看向宋岚。

宋岚伸手取下星尘眼间的白布,从包裹中寻了一条干净的,为他重新带上,然后转身去洗那条染了血的布。

晓星尘听着他稳健却轻的脚步声,知道那个洁癖又去忙活了,他静静地等了一会,听到水声没了,那脚步声又往自己这边来,便稳了稳声音,带着微微的笑意说道:“子琛,你还欠我一句话呢?”

没有回应,他又添了一句,“你想好了吗?”

这时,宋岚已经坐回软榻边,他拉起星尘的手,写道:

“世路难,当与星尘同行,一生。”

最后这两个字,他写得极重,极深,仿佛这是一个刻入魂魄的郑重誓言。

仿佛二人还是当年的青涩少年,一同定了个鸿志,携手同行,一黑一白,一寡言,一温和,都是温柔的人啊,早就把彼此刻在了心里,却谁也没有说。

苦尽甘来,这种甜该是什么滋味?

宋岚想着,直起身来,扶着星尘的肩,在心上人唇上落下一吻,刚要后退,却让晓星尘追了上来,那人的发丝就这样落在自己颈间。

要是有五感的话,一定痒痒的。

这样想着,宋岚笑了起来,星尘的舌趁虚而入,却进入了爱人空荡荡的口中。星尘又是一阵心疼,摸上爱人的脸颊,一路扶向那颈间的尸纹。

“对不起,子琛。”

宋岚虚按上星尘的嘴,在他手掌上写道,“你我之间不必。”

晓星尘心中一股暖流涌上心头,手掌叫道侣那支手指划来划去痒得很,笑着嗔道:“痒。”尾调又带了几分心思。

笑了一会,复又抱了回去,手扣在宋岚颈后,拉他下来。

两人额头相抵,就这样无声无息,好似永恒。

——————————————————————————————
——————————————————————————————
我自己的小絮叨:

一个小梗没想到写了这么多

双道长在我心中就是这样的人啊,温柔,为对方考虑到了极致,彼此熟悉到了极致,两人虽然于世情不甚通达,但我爱的就是他们那份赤诚心性,细水长流,当是世上最理想的爱情。